我们不是理所当然拥有承受的勇气──《24週》(24 Woch
2020-07-10

我们不是理所当然拥有承受的勇气──《24週》(24 Woch 

  印象最深的是纯白的海报上有着女主角阿思缇躺在大床上弓着身躯,宽大的白色大衣里躲着一个孩子,一双酒红色长裤的小腿露在外头,阿思缇双手捧着,像是怀孕般。这类的影片,搭配上这样的场景,总会有种先入为主的印象,特别是我想多数人会期待无论书籍、电影给予我们应该是光明、积极、勇敢、超越现实的。然而,这次导演安娜祖荷拉贝拉贺(Anne Zohra Berrached)要让我们见到的是最鲜血淋淋的现实层面,爱可以支持一切?不,爱也可以摧毁一切。

  喜剧女星阿思缇与男友兼经纪人马可斯已育有一女,而现在她又怀孕了,本该是欢天喜地的一则喜讯,却在医生告知他们胎儿可能高机率患有唐氏症,且心脏需要做一个大型手术之后,这喜讯完全成为一个沉重的负担。阿思缇与马可斯先是领着女儿去参与唐氏症儿童的乐团,而后开始与保母讨论后续照顾部分。保母的不情愿带动了女儿畏惧与不安的情绪,在两人的坚持反对之下,阿思缇受到不小的打击,于是向母亲求助。面对重重压力,阿思缇的意志开始动摇,而母亲也问:「没有想过要拿掉小孩吗?」这让无论如何都希望有个儿子的马可斯产生反感,进而逼退阿思缇的母亲离开,阿思缇于是开始一个人面对所有的负面情感:犹疑、恐惧、不安、徬徨、焦虑、难受。

我们不是理所当然拥有承受的勇气──《24週》(24 Woch

  在一次家族聚会上她公开了这件事,一开始对于怀着的是个男儿,大家都不约而同地高声庆祝的说着:「恭喜。」而在她又提到是唐氏症的同时,这样的恭喜都沉寂下来,取而代之的是比她更加不安难堪的表情,在亲族聚会中就是这样的状态,不难想像阿思缇接下来要背负着的是多幺大的苦难。在这之后,因为上广播节目的主持人走漏风声,流言蜚语开始风传,阿思缇承受到的压力更是非比寻常。虽然可能因此间接鼓舞到一些家里有着唐氏症儿童的家长们,却不能因此减低阿思缇所承受的伤害。在参观医院里对于出生后需要开刀或疗养的婴儿诊疗间时,阿思缇忍不住对着那些婴孩的母亲说到:「要是我不勇敢呢?

我们不是理所当然拥有承受的勇气──《24週》(24 Woch

  对于宗教来说,这已经是六个月的身孕,可以见到婴孩完整的形体,可以说是一条生命,要是堕掉就是杀害一条人命;对于家庭来说,这无可厚非的是左右为难,无论是照顾养育层面,或是与家人的沟通协调,都是相当大的难题;对于人性上来说,怎幺样是较为轻鬆的选择?怎幺样才能够不让任何人受到伤害?该怎幺做才是对的?没有一个正确的答案。在这样天人交战的选择中,伴侣间的矛盾冲突也变得更为显着,本来对于任何事都能幽默以对的阿思缇,甚至突然无法在她引以为傲的舞台上说出半个字,永远感觉都能有着自信与光芒的阿思缇,开始变得焦虑易怒,容易沮丧,这样的过程儘管是身边最亲密的人,也无法帮得上忙。

我们不是理所当然拥有承受的勇气──《24週》(24 Woch

  究竟能决定这条性命去留的人是谁?这副躯体与孩子又该是属于谁的?为了家庭的和谐与幸福,做出怎幺样的决定才是对的?导演安娜祖荷拉贝拉贺在段落的运用上,相当善良的地方是没有让苦难与恐怖的画面拥有的太多,反而留很多空间给观看者思考、自己体会。这不能说是如何励志的孕事议题的影片,却很真实,一步一步的引领观众参与各种阶段的点滴历程。

电影资讯

《24週》(24 Wochen)-Anne Zohra Berrached,2016